快捷搜索:  as

掌眼神关切之中带着一丝冷静柳随风这才把狂涌

宁奇暂时没有开启对赌礼包的打算,而是用屠龙刀破开瘟疫龙鼠王的肚皮,果然,在它的胃里,找到了一颗青色的龙珠!
 
    他的手刚接触到风龙之珠,系统就传来提示音。
 
    “叮!恭喜宿主获得任务物品,风龙之珠,任务计时现在开始!”
 
    宁奇把风龙之珠收了起来,至于对赌礼包,他是不打算开了,因为风龙之珠是在对方的肚子里找到,估计也会被系统计算为一体,如果打开对赌礼包,选择了对赌,那么风龙之珠成的可
 
能会一起消失,任务自然就会失败。
 
    这算是系统给宁奇的一个小小陷阱,如果宁奇没有看出其中的奥秘,就只能捶胸顿足了。
 
    接下来,宁奇花了几天的时间,清理了一下这个山洞中的落网之鱼,在确定已经没有瘟疫龙鼠的踪迹之后,他才走出山洞,大半年没见到阳光,宁奇足足闭眼适应了好几分钟,才能睁开
 
双眼。
 
    如今,他的屠龙币从进山洞之前的4500,变成了如今的58000!翻了足足十几倍。
 
    “宁公子,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宁奇才发现,在山洞外,一直有两个身影并排而立,他因为眼睛不适应阳光,所以刚刚没看见。
 
    抬眼望去,他却见到了一个惦记已久的家伙!
 
    是詹台青玄跟柳随风。
 
    此时,詹台青玄脸上闪过一丝震惊,下一刻却很好的掩饰了起来:“此子竟然已经是巅峰大斗师了?”
 
    要知道,她也才刚刚进阶斗灵没多久!而她是巅峰大斗师的时候,此子只是一名区区斗师罢了,与她差距十万八千里!
 
 第一百一十五章 威慑
 
    宁奇拱手笑道:“二位,好巧啊。”下一刻他就发现詹台青玄进阶为一星斗灵了,又笑道:“恭喜青玄小姐进阶斗灵。”
 
    随后他见两人似乎有意无意的站到了逆风口,宁奇才发现自己身上的味道,恐怕跟瘟疫之鼠差不多。
 
    “恶心死你们。”宁奇心中嘿嘿一笑,毫不在意,故意朝旁边走了一步,一阵微风吹来,詹台青玄眉头一皱,用手捂住了鼻子。
 
    柳随风冷冷的看着宁奇,在发现宁奇已经成为巅峰大斗师后,眉头也皱了起来,他上次见到宁奇的时候,是一年多以前,那时候宁奇不过是区区巅峰斗师,短短一年时间内,竟然被他连
 
升十阶?这样的速度……
 
    柳随风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詹台青玄看了宁奇背后的山洞一眼,道:“宁公子,你似乎在里面呆了很久?否则身上也不会沾染到如此之重的味道?”
 
    宁奇笑道:“没有,刚刚躲避仇家,进去躲了一下下,也没多久。”
 
    詹台青玄微笑道:“以宁公子如此资质,还会有人与你结仇?我听闻宁公子是一名炼丹师,前段时间誉满京城,连我詹台家都有人给我传了消息,提过公子你呢。”
 
    柳随风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同时眼底深处,有那么一点点掩藏的很深,也许他自己都没发现的,嫉妒。
 
    宁奇干笑一声,“哪里哪里,青玄小姐过奖了,对了,你们二位来此,可是为了瘟疫之鼠?”
 
    他不是傻子,二人绝不可能这么凑巧的出现在这附近,而这附近,除了瘟疫之鼠外,似乎也没什么他们能看的上的东西了。
 
    “的确。”
 
    詹台青玄点点头。
 
    柳随风冷哼一声:“师妹,不要多说。”
 
    随后,柳随风望向宁奇,冷声道:“听冷锋说,他的手臂,曾经被你砍断过?”
 
    宁奇微笑的看向柳随风:“是啊,我一听说他和你是同门师兄弟,就忍不住,还望柳兄你莫要见怪,这算是一点利息,等下次我去了青岚宗找柳兄的时候,下手轻一些就是了。”
 
    柳随风没想到宁奇这么大方的承认了,而且还口出狂言,一股怒气从心底涌起,同时,他心中已经对宁奇起了杀心。
 
    如果在骷髅盗事件之前,他知道宁奇是炼丹师,也许会给点面子,不会结下深仇大恨,但如今,在得知宁奇是炼丹师后,还发现宁奇修为进境如此之快,柳随风就有了一丝斩草除根的想
 
法。
 
    詹台青玄似乎也发现了柳随风对宁奇的杀意,因为柳随风毫不掩饰,她只是稍稍犹豫一下,就把目光撇向他处。
 
    宁奇心中冷笑一声,朝柳随风道:“柳兄,怎么,忍不住了吗?我其实很想靠自己来教训你的,但你要是忍不住,我就喊我兄弟来帮忙。”
 
    言罢,宁奇身边紫光一闪,小紫无比神骏的仰头斜睨柳随风与詹台青玄。
 
    “五阶妖兽紫电鸟!”
 
    柳随风吓了一跳,詹台青玄目露震惊之色,她极为聪慧,一看是紫电鸟,立即就想到上次狩猎日,有一头成年紫电鸟冲撞落叶山谷,恐怕这件事与宁奇脱不了干系!
 
    但如果宁奇只是抢了人家幼崽,至今也不过一两年的时间,怎会是成年紫电鸟?
 
    “是了!他是炼丹师!”
 
    詹台青玄想通了关节之后,心中顿时有些后悔,只怕自己刚刚所表露的立场,已经被宁奇看在眼中了!
 
    柳随风略显忌惮的看了小紫一眼,然后朝宁奇微笑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随后他看向詹台青玄:“师妹,咱们进山洞吧。”
 
    詹台青玄点点头。
 
    随后二人也不理会宁奇,直接朝山洞走去。
 
    “堂堂一星斗王不是很威风吗?竟然装傻,实在可笑。”r0n3
 
    宁奇看着二人的背影,笑道。
 
    他明显感觉到柳随风的肩膀抖动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没有转头与宁奇斗嘴,一切,都是因为五阶成年紫电鸟,可以轻松的杀死他们两个。
 
    “孬种。”
 
    宁奇不屑的朝一旁吐了口口水。
 
    “师兄,忍住。”
 
    詹台青玄的柔荑轻轻握住柳随风的手掌眼神关切之中带着一丝冷静柳随风这才把狂涌而上的怒火压制回心底同时心中发誓道大胆狂徒今天之辱来日我万倍奉还!”
 
    见柳随风没有上当,宁奇有些可惜,随后骑到小紫的背上,准备找一条小河,先把身上的气味给洗一洗。
 
    不多时,柳随风跟詹台青玄互相铁青着脸从山洞走了出来。
 
    “为什么!一头瘟疫之鼠都没有!”
 
    柳随风咬牙切齿的道。
 
    突然,他一拳打在旁边的巨石上,巨石顿时四分五裂,在天空中化为齑粉散落在地:“一定是那个小子,他刚刚就是从里面出来的!”
 
    詹台青玄皱眉道:“师兄,天风森林不仅此处有瘟疫之鼠,我们去其他地方找一找吧。”
 
    柳随风冷静了下来,整理了一下衣领,仿佛又重新恢复了平日里的云淡风轻,点点头,道:“好。”
 
    但是詹台青玄,看向柳随风的眼神,却闪过一丝怜悯,她很好的掩饰住这一丝异样的神情,没让柳随风发现。
 
    ………………
 
    噗通,宁奇直接从小紫的背上一跃而下,一个猛子扎入水中,小紫有些怕水,所以落在河边的岸上,好奇的看着宁奇在水中灵活的游来游去。
 
    足足清洗了一个时辰,宁奇才把身上的臭味给洗掉。
 
    “走吧,出发山海域。”
 
    宁奇整理了一下仪容,便拍拍小紫的脖子,笑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